Info

The hedgehog was engaged in a fight with

Read More
yabo亚博全站首页登录

北大博士后王永强的“不孝史”反转的故事真相比你想得更恶劣

“千万经典,孝义为先。”从古自今,孝顺一直都是礼仪准则,连从小学习的《三字经》,第一句话便是“首孝弟,次谨信。”可当“农门寒子北大博士后”与“拒养父母20年”这些字眼放在一起,就会瞬间脑补出一部自私自利的不孝史。

2019年,江苏常州的郭巧娣身患重病,弥留之际,76岁的她希望能再见小儿子王永强一面,在镜头前声泪俱下说道:“强强,回家吧。”因为在20年前,王永强出国之后,再也杳无音信。提起王永强,父亲王纪生很是骄傲,儿子在学业上一路开挂,以苏州大学为起点,到中科院读博士,终点在北大读博士后,还娶了一位教授的女儿。但提及这20年来,王纪生愁云密布,儿子究竟去了哪里?事情曝光之后,对于王永强的指责铺天盖地,万人唾弃他没有尽到赡养父母的责任,简直就是个白眼狼。

躲在大洋彼岸的王永强,工作不错、生活优渥,听到了这些言论,对此,他希望父母不要继续找他了,还留下了这么一句话:清官难断家务事。王永强究竟是白眼狼,还是这个家给他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疤,放下了牵挂,跟父母断了联系?王永强在出国时,他刚好30岁。但他的人生,在18岁成年之后,却发生了一个巨大的转折。

他从小天资卓越,在读书这件事上很有天赋,识字后就爱看书,满村找书看。哥哥王国强对小弟弟不错,每逢王永强有不认识的字,王国强就一遍一遍教王永强。从小嗜书如命的王永强,却没有求学的资本。他的家是两间草屋,家里有几亩地,还养着家禽。但是哥哥天生残疾,从小就干不了重活,后来因为家里贫穷,便早早辍学了。而姐姐因为在父母的观念干扰之下,想着女娃早晚要出嫁,也是很早出去打工补贴家用。唯独身体健全的王永强,被寄予了厚望,有力气、又聪明,以后肯定能照顾好父母兄长。那会儿,王纪生倒卖点老鼠药,能赚个几块、十几块,但远远对付不了王永强的学业支出。郭巧娣夫妇也希望王永强学姐姐、哥哥们,早早辍学,出去打工。

辍学的言语一直冲击着王永强的自信,可他为了能上学,每年都拿到奖学金,不仅能对冲掉学费,还能补贴家用。瞅着孩子读书也能赚钱,还不耽误家里的农活,父母便让王永强继续念下去。可是王永强的求学之旅是何等辛苦!他买不起铅笔,就到垃圾箱边蹲点,捡废弃的铅笔芯,再自己用竹子套进去。上高中时,为了节省来回路费,他一肩扛一袋米,带着咸菜萝卜干,往返步行50公里。如果在那会儿问王永强,那么努力求学是为了干嘛?想必他的心中仍然装着家,肩上仍然扛着全家的希望。毕竟,家中还是准备了王永强了口粮,让他心无旁骛地学习。

可王永强自从去了镇上读书,照顾不上家里,父母就开始对这个“逆子”有了反感。令王、郭夫妇想不到的是,18岁的王永强考上了苏州大学,他们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。考上了就意味着继续读书,王永强也知道父母的想法,为了不中断求学之路,他做下承诺:“上大学我也能养家!”这个勇气是苏州大学给他的,那会儿免学费,苏大每个月会给学子们补贴4块钱,王永强上大学的代价,便是把这4块钱全部寄回家。而王永强的吃饭问题,只能靠周末打零工、平日里捡破烂,自己紧衣缩食撑过了4个寒暑。物质的贫乏并没有使王永强止步于苏大,他很励志地留在了本校读研究生。研究生的补贴跟本科不一样,从4块钱涨到了72块。在那个时期,这笔钱是一笔“巨款”,比本科生毕业后的工资还要高。但王永强想到家中的那个无底洞,他悄悄隐瞒了这笔收入。

开始“欺骗”父母,是他对这个家最开始的无声的反抗。不过王永强读研究生的三年时间,他过得并不舒心,父母总是在他的能力之外提要求。比如,让王永强在苏州,给哥哥王国强找一份轻松、优渥的工作。或者,让王永强帮助堂哥的儿子,进入苏州大学上大学。要求越来越多,而王永强每次都是用“办不到”来拒绝父母。这么一来,郭巧娣夫妇在老家丢了面子,认为都是王永强的错,他们特地到了学校去闹了一阵,令原本辛酸的王永强,彻底被郭巧娣夫妇亲手掀开了遮羞布。本硕连读的7年间,王永强一直被父母逼入死角,而他也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次无声的反抗:逃离。王永强学业优异,在导师的建议下,继续深造才有更多的闪光点。所以读博士期间,他选择了北京。

虽然王永强人在北京,但他还是念及这多年来的养育之恩,每月都会打电话问候父母,一个月则写两次信回家。在外的游子,无论家中有诸多不是,每当明月照九州时,那份思乡之情还是自然而然地溢出。可王、郭夫妇却坚持着自己的“真理”,屡屡寄希望于王永强,掰扯“双亲生病、兄长残疾”,让他寄钱回家。这份“亲情勒索”令王永强苦不堪言,而他也在考虑成家立业的事,跟教授的女儿谈起了恋爱。修完了博士学位,王永强到了北大读博士后,这个消息传回了小镇,从此之后,提起王永强的名字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1999年,王永强读完了博士后,一则《博士后家好清苦》揭露了他的求学之难。与表面的难处相比,冰山之下的“暗樵”触目惊心,郭巧娣夫妇的无限“吸血”,以及把儿子当成了炫耀的资本。但更可怕的是,王永强经历了10多年的反抗,竟然在父母的潜移默化之下,变得麻木、认为理所当然。

并且,他故意隐瞒了这一事实,在1999年,跟教授的女儿结婚了。婚礼现场,王永强拒绝了父母来京的强硬要求,因为来一次就要花费他10个月的工资,反而让年轻健壮的小舅舅郭学武孤身进京。王永强对待舅舅仍是如初,他交代了一件事:千万不要提到家里条件不好的事情。这令郭学武心生反感,难不成从农村飞出去的金凤凰,要嫌弃自己的出身了?但最终他还是遵从外甥的想法。郭学武回家后,带回了一个消息,那便是王永强要出国去工作了。

王纪生、郭巧娣感觉心中不妙,“钱袋子”要飞走了,立马打电话给王永强,表示要跟他一起去日本,等到王永强有了孩子,他们还能帮忙带孙子。王永强面对父母的强硬要求,无奈地说:“我是去日本工作,不是享福。”为了堵住父母的嘴,他继续说:“我在日本一年挣18万,过两年回来,给你们盖栋小洋房,让你们和哥哥、姐姐享享福。”而且,王永强也把情况说道了最糟糕:“你们都去了,18万就没了。”在王永强的连哄带骗之下,父母终于不再强行,而是幻想着两年后,终于可以告别草屋,住上楼房。1999年年底,到了日本的王永强跟家里报了平安。虽然王永强人在国外,可这并不是逃离,不管在国内国外,他对这个家还有着一丝牵挂。结婚后,父母全然忘记儿子有了自己的小家,该要的一分都不能少,王永强也习惯了汇款。

每次工资一到手,王永强想的不是给妻子买礼物,而是第一时间就往家里汇钱。这么一来,妻子感觉备受委屈,三番几次跟王永强闹,他还是无动于衷,持续了一段时间,妻子终于忍不住了,跟家中父母诉说了自己的委屈。婚姻还是原生家庭,王永强在这座天平中摇摆不定。可是妻子绝不想博士后丈夫是个窝囊废,最终提出了离婚。失去了婚姻,王永强幡然悔悟,对于汇款也没有那么热烈。而郭巧娣夫妇没有收到钱,急了,打电话找不到人,就打了王永强的丈人的电话。丈人却说:“以后不要再打了,你儿子已经跟我女儿离婚了。”等拨通了王永强的电话,王永强已经下定决心跟这个家割裂了,说:“以后再也不要联系了。”这一次,王永强失联了20年。

郭巧娣夫妇彻底失去了钱袋子,认为都是丈人一家的祸害,便屡次到北京去闹,去扯皮。导致丈人一家换了工作、搬了家,郭巧娣夫妇再也无处撒泼。也是因此,王永强再也不做无声的反抗了,而是把积压在心中30年的委屈,愤怒,瞬间喷射出来。他注销了自己的身份,一个人到了美国打拼。20年后的2019年,这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悲剧,上演了两极反转,从一开始对“王永强拒养的万人唾,再到令人同情。孰是孰非?心中已经分晓。王国强作为大哥,他站出来为弟弟说话,说:“这不怪他,肯定有他的苦衷。”古话讲:要知亲恩,看你儿郎,要求子顺,先孝爹娘。爹娘没有成为儿子的榜样,反而把儿子当“钱袋子”,哪里来的亲恩、孝顺呢?有的父母为了孩子可以赴汤蹈火,也有的父母临死前还不忘给子女冠上一段“不孝史”。郭巧娣老人临走之时,王永强还是拒绝回国,就算是请求打越洋电话、留言等方式,王永强都一一拒绝。如果郭巧娣夫妇,不把孩子当成自己的附庸品,而是在王永强每一个人生的重要时刻,在背后支持他、鼓励他,或者选择平等地交流与对待,王永强还会这般吗?可惜的是,没有如果,郭巧娣夫妇也不懂得如何平等地对待孩子。

Author Image
wwwhthcom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